艺术资讯

全部

动态

评论

观点

视频

洗尽铅华焕异彩---胡芳专访

  作者:高原瓷韵  发布时间:2012-05-01  阅读:340  

 

从景德镇去西藏前夜,笔者与胡芳在茶座喝茶聊天。她受此次采风活动策划者赵波之托,负责人员联络、事务协调、后勤服务。我细细打量眼前的这位美女画家:眉清目秀、神清气爽,皮肤细腻、身材姣好,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透射出善解人意的目光。

从瓷都到成都,从拉萨到南昌,我们一行在她的细心、周到、热情的照料下,一路开心,一路顺畅。

当我们坐上往北西行去拉萨的列车,她便忙着一位一位地分发抗高原反应的预防药“红景天”,轻言细语地解答每一位同行者提出的问题,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我以为她去过西藏,便问她:总领队,到了青藏高原如果身体吃不消,这“红景天”真的管用吗?她笑笑说:不吃不知道,吃了才知道。我也没吃过,我也是第一次去西藏。

到拉萨的第二天,吃了“红景天”的胡芳,游览布达拉宫时兴犹未尽时却突然神情憔悴,脸色苍白。一问,方知她头天晚上没有遵守预防高原反应要 “尽量不洗澡”的告诫,由于旅途劳累,加上来来往往为大家服务,事无巨细都得操心,行走的脚步总是那样匆忙,这又违反了“初到高原、请走猫步”的禁忌。本以为她次日去纳木措无法成行,却没料到,我一上车,便看见她又在车上为大家解说到了藏北高原应该注意的事项,依然是那样青春靓丽、神采飞扬。

这真是一位劲头十足的行者,一位活力四射的姑娘。

在成都现场作画时,笔者见她一直在为画家们当“后勤部长”,无暇去施展身手、表演才艺,在匆忙中只和胡赛军合作了一幅山水瓷画。有人便开玩笑,这回,你们“二胡”拉起了“双簧”。

西藏归来,笔者对她进行了采访。得知主攻现代人物瓷画,兼作现代陶艺。她信心满满地告诉我:这次采风让我大开眼界,也为我创作现代女性系列瓷画积累了新的素材、开创出新的题材。我想以西藏的卓玛们为描写对象,去表现她们那种不畏艰险、坚忍不拔的精神境界,去描述她们那种吃苦耐劳、乐观通达的生活态度,去诉说她们的理想,解读她们的信仰。我一定会精心构思,用心创作,绝不会让关心我的人失望!

言之凿凿,掷地有声。真所谓自信者方能自强。

果真,在不到一个月内,她便在网上给我发来了她新近创作的8件展示西藏风情的瓷画新作。藏族仙女卓玛们的音容笑貌、健美身段,在劳作中,在起舞时,被绘写得栩栩如生、楚楚动人。那新颖的构图、明快的色彩、奔放的笔力、清新的笔调、鲜活的意趣、唯美的意境,形象生动地把生长在、奋斗在雪域高原的藏族新女性健康向上、自立自强的精神面貌,用诗意化的艺术语言和写意性的造型技巧去征神见貌、以形传神。笔者赏之叹之:真是心有灵犀,笔有灵气,让我看到的是:洗净铅华见真淳,拨开云霓现佛光。

胡芳的这一组卓玛系列瓷画,具有贴近生活的时代性、直面人生的现实性、洋为中用的包容性、与时俱进的创新性。在她的这组瓷画中,巧妙地撷取了抽象、写实、夸张、变形的造型元素,有机地融会了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绘画样式。远远看去,有色彩美,细细观之,有意趣美。其人物形象灵动而充满活力,其色彩效果鲜丽而富有韵律。或许是她谨记了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艺术真理,故而在她的画作中,去了跟随前人的亦步亦趋,少了照本宣科的毕恭毕敬,从而在忠于生活真实、发掘艺术真实中,为今人写照,让个性张扬。

胡芳曾在我QQ上留言:我认为人间最美好的就是朴实的内在美、人格美,我画的卓玛就是想表现这种美。是的,在采风中,在创作时,她善于用眼睛去发现美,用心去感受美,从而创造出源于物象而发自心灵的纯真的美、纯洁的美、时尚的美、高尚的美,好似梅花弄雪,犹如渔歌晚唱。

胡芳对创作现代女性题材瓷画的执着甚至偏爱,她在坚守着自己的精神领地,坚持着自己的艺术理想。

我相信:在胡芳以现实题材去反映时代风貌、以创新思路去寻找出路的艺术道路上,哪怕前面荆棘丛丛,只要在披荆斩棘中勇敢地探索前行,终究会有朵朵鲜花向她招手,为她怒放。

 

                                  2011.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