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全部

动态

评论

观点

视频

【观点】创作︱时间与文化的风物——旗袍之美

  作者:胡芳  发布时间:2015/5/18 17:42:16  阅读:  



旗袍是中华民族传统女性服饰之一,二十世纪上半叶参考满族女性传统旗服和西洋文化基础上设计的一种时装,是一种东西方文化糅合的产物。在现时部分西方人的眼中,旗袍具有中国的女性服饰文化象征意义。可以说,旗袍在它逐渐演变的历程中,已经成为渗透了鲜明的东方审美趣味的一种文化符号。



胡芳粉彩作品《和谐家园》


旗袍之美,不仅在于它的设计、裁剪能够凸显女人这一群体身上的特殊风韵,更在于旗袍作为一种渗透了文化与视觉审美的符号,加诸于身,与人内在的优雅、端庄、贤淑之气质,极为相合。一件旗袍在身,仿佛总是那样恰到好处,这期间的尺度,似乎是水的温柔,幽径的迂回曲折,是云淡风轻,夜的静谧与四月的芳菲。总之,平添百媚而内蕴其中,风华绝代而典藏光辉。



一袭旗袍之于女人,是断断不可少的。旗袍的灵魂与美似乎注定是用来诠释女人的内外合一的韵致的,一个东方女人的美,必定要有这身衣裳来衬之,渐渐的,这衣裳成了她本身,成了一种自然流露的风雅,一种浪漫情怀的释放,一种尊贵、独特的代言。



胡芳综合装饰作品《清室雅韵》


我对旗袍的理解与钟爱,也自然来源一个女子由内而外的审美,旗袍着身,不仅仅是一种服饰的选择,更仿佛是将一个从特定时代产生的美灌之于当下,它似乎是一种历史文脉的相承,一种对时间与文化之风物的瞻仰,这种感觉好似眼见一个端秀的女子,载着似水柔光,穿过深院回廊,倚栏凭窗,呈现的正是一种对自我与岁月的回眸,人与物每一分秒都精致无比。



说到对旗袍的青睐,我在陶瓷绘画创作中,也一贯地运用了这个元素。《家园》系列作品的创作是我一直在延续的一个创作方向,以女性为刻画主体,来阐释“家园”这样一个充盈、饱满、温暖的概念,实际上,“家园”最终回归到的是一个对人的审美的范畴上来,正是人赋予了“家园”以生命温度。那么,人的审美在哪?着装、风神、姿容都在阐释着人的美,一个优雅、端庄,宁静而擅内观的女子总是出现在江南的院落当中,娉婷而立,或伊人静坐。而旗袍在其中则是最能体现这种大家闺秀之美的元素。我正是希望从服饰文化中延伸出对人的审美的高度,同时,这也是指代我作为一个女性陶艺家自身审美的一个角度,即是其中的观者,也是绘画表达中自身的影射。



胡芳综合装饰作品《闲趣》


江南小院,四季芳华;待有佳人,书卷在旁;焚香袅袅,品茗笑谈。似乎,一切都沉浸在这些舒展的光阴中,点点滴滴显示出一种平和与温婉,一种闲适的雅趣。或许,这正是我在这些陶瓷绘画语境中欲表达的关于自我存在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宁静、圆融,让我回归于素朴、自然,而这才是真正的典雅,就像一袭旗袍带给我的美的感受。



胡芳粉彩作品《春夏秋冬》四条屏


胡芳陶艺空间公众微信:hufang_taoyi

胡芳陶瓷艺术个人全球官网:www.hufangart.com

约您一起品味艺术与生活的优雅格调!



第六期

来源:本站 
关闭本页 



   上一篇:胡芳诗选︱守望者的声音
   下一篇:品鉴·定制︱见微知著——探秘瓷盘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