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全部

动态

评论

观点

视频

胡芳陶艺空间

胡老师的学生们

胡芳工作室

【观点】浅议当代女性陶艺家创作思维模式的共性体现

  作者:胡芳  发布时间:2016/8/9 10:34:13  阅读:  

   在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社会上女性的地位在不断的提高,这也是当时中国的社会形态以及社会结构方面快速发展的结果,西方的女性主义以及当时艺术领域的快速进步让艺术领域中出现了大量女性的身影,这些女性博得了整个社会的关注。其中,在陶瓷艺术领域中的女性艺术家们,以自身女性的身份为基础,她们的女性思维方式开始更加地活跃,并不局限于之前的女性气质以及女性身份的层面,开始加入了一些经过她们独立思考的女性内心深处的情感体验以及价值判断等等,而她们所创作的陶艺作品中就展现出了这样的女性专属的思维模式共性以及她们特有的思考、认知与经验,体现其特殊的文化指向以及独立的女性品格。

当代女陶艺家创作思维模式的共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艺术的女性意味和母性特质

在女性艺术表达中,虽然女性艺术家更喜欢把自身的生活、思想、形象和身体等展现在自己的作品之中,其艺术的女性意味却不仅仅表达在艺术创作中对女性性别形象和身份的突显,更是体现在艺术表达的女性气质上,也就是说,任何现实中的女性艺术家,无论她是多么地想要在艺术中排除自我,但他最终是不能彻底做到的。而更多的女性艺术家则是自觉地强化作品中的女性意味和母性特质,特别是女性艺术家自觉地从艺术社会性中走出,走向艺术的自我表现之后,女性意味和母性特质就成了最强有力的艺术力量与最大的艺术魅力,甚至被认为是女性艺术价值的最大体现。

女性陶艺亦然,在陶瓷艺术创作中,女性陶艺家不仅要传达女性的性别视觉符号,更要结合自身独特的生命体验,去表达其原发的女性意味和母性特质。如女陶艺家李燕蓉作品中的“民国女性”形象就体现了当代女性陶艺家创作时的这种共性。作品《绿茵》(如图1)中的女性表情平和、沉静、安详、秀美,透露出女性特有的母性气质。其实最开始是由于陶泥本身带有亲和力的质感给了女性艺术家以灵感,创作作品的过程中,女陶艺家使用泥条、泥板与局部雕塑相结合,大部分作品都没有施釉,采用素烧的方式呈现出陶土的本色,表达大地的孕育。作品中带有明显的怀旧情怀,像是看着老电影中的剧照,岁月的痕迹刻入到富有怀旧情调的作品中去,诗意而感伤。观者不用去刻意猜想抑或思索,只需静静地走近作品,内心那个柔软的角落就会被作品中透出的浓浓的温情所打动。这种经验感受和思维模式具有鲜明的女性意味和母性特质。

第二、 独特女性意味的感性体现

因为不像在男性艺术家的思想中有着对艺术和文明的构建那样沉重的使命,女性艺术家们没有这种理性的责任,所以女性陶艺家有更多的自由来寻找自我,她们可以找到更多的感性元素。长期历史的进程中女性都没有构建文明的资格,不过在当下这样的现状却成为了推动女性艺术发展的力量,没有高层次的文明束缚,给了女性更多的自由轻松地空间来表达最原始的自我感受。而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在历史上女性由于一直很少参与到艺术活动中去,使她们反而拥有了更多的感性资源可以利用,这也极大推动了当代艺术的发展。

当整体的艺术文化从摹写自然的写实主义发展到表现自我的现代主义后,女性意味由一开始别无选择地留存于女性艺术家作品中的可有可无,发展到女性艺术家自觉地追求自由感性地表现,从而在其作品中凸显出及其重要的价值。女性意味是一种千百年文明积累的意识资源,只有在自我表现的现代主义艺术文化语境中,普遍的女性意味才可以从女性意识资源之中表现出来,在这些艺术家的个人理念结构下和图像结构下,女性意味的感性体现也才能够再次普遍存在,艺术创作显现出其独有的感性体现的一面。女性意味作为一种强大的推动力量,使得每一位女性艺术家虽然其个性观念都不尽相同,不过在独特女性意味的艺术感性的体现上却有着共同之处,因此女艺术家在当代的艺术之中非常突出,并且展现了女性群体强大的力量。而独特女性意味的感性体现同样表现在女性陶艺创作中。如女陶艺家林秀娘作品《如雲》(如图2),就表达了女艺术家独特思维模式中体现得强烈的感性 “风不拂而裙自摆,乐不演而情自喜,舞动的彩衣是否牵动你深情的凝视?”。想象着伴随着生命的乐章,轻移莲步,在华尔兹优美地旋律中满舞、旋转,用一身的华服牵动着人们的目光,用精美地服饰来表现人体曲线之美。如雲的“陶衣”强烈表现出衣物旋转曲折的动感,透露出女性温柔婉约、典雅细腻的秀外慧中之特质,注入了女陶艺家所特有的独特女性意味的一种强烈自爱的感性体现的思维模式。



来源:《美术大观》2016第六期 
关闭本页 



   上一篇:多种媒材相结合的女陶艺家创作情感表达探索
   下一篇:生命的关照